產品設計中的色彩哲學

1961年時,百靈(Bruan)推出了一款在 60年代設計得最好、外型最為優雅的電動刮鬍刀;這個產品之所以獲得這樣的高的評價,是因為其所採用的顏色。操刀的設計師漢斯・古格洛(Hans Gugelot)特別強調黑色和銀色的色彩效果,並以此建構一種全新型態的產品展示手法,自此,這款電動刮鬍刀上所採用的顏色,也成為百靈牌的其中一個企業識別元素。然而,能創造這種效果的手段並不僅僅只是顏色,這款產品的表面處理之細緻,在光學和觸覺上同樣令消費者驚艷;拋光工序使得簡單的黑色塑膠和鉻鋼,看起來充滿貴金屬的雍容氣度。

上述案例恰恰說明,在產品外型、材料之外,所選用的顏色也會左右產品的價值。顏色不僅能傳達識別度、讓人一眼就能認出產品,也能以此和顧客建立堅實的情感連結;是以色彩的選用具有實際效用,並且在策略上能賦予產品意義。

另一個範例是1998年,蘋果電腦使用色彩打造視覺化的改變。iMac第一個機型採用的是半透明的「藍綠色」塑膠外殼,在此之前,個人電腦的顏色大多是中性的米色、灰色或黑色,產品外型幾乎清一色是長方形立方體,外觀通常稜角分明,但是蘋果電腦推出卻是一款色彩繽紛的產品。在第一款iMac上市不久之後,蘋果電腦同系列產品的色彩選擇更多元;蘋果電腦採用如花朵一般鮮豔的色彩、雞蛋殼般的外型、透明元素來傳達一個訊息:我們與眾不同。歷代iMac電腦的演變從一開始的白色塑膠外殼,發展到亮銀色鋁製外殼,無一不是再次傳達與眾不同的特質。

來自芬蘭的菲斯卡(Fiskars)是品牌與色彩息息相關的另一個例子。整個企業辨識一致採用菲斯卡橘色;另一方面,來自列支敦士登的工具製造商喜利得(Hilti),自1960年代初以來,就一直採用「喜利得紅」為設計元素。「顏色賦予工具結構性,也是非語言溝通的一環,因此,我們非常有策略地運用色彩,以求在不同的知覺感受中達到特定的效果。」這是喜利得首席設計師史蒂芬・尼豪斯(Stephan Niehaus)曾經針對產品設計與品牌識別的關係,做出如此令人印象深刻的詮釋。此外,「喜利得紅」也為喜利得這家公司提供了超越產品的舞台,這個顏色成為這家企業的制服、車輛及專賣店的指定使用顏色,喜利得利用這種直接明瞭的行銷方式,在同業中獨樹一格。

當您想到跑車、也想到紅色時,你心中可能會立刻浮現紅色的印象,你所想到甚至就是一輛法拉利跑車。這家來自義大利的汽車製造商給人的印象就是紅色,雖然旗下品牌的車輛除了紅色之外還有各種顏色,然而,法拉利跑車的紅色可不是隨便哪一種紅色,而是稱為「法拉利紅」(Rosso Corsa)的這款顏色;Rosso Corsa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賽車紅」。對歷史悠久、享譽全球的法拉利車廠而言,「賽車紅」所代表的正是法拉利的命脈。這種強烈、充滿力量的紅色,是尖端科技與驚艷才絕的設計語彙,互相拉抬的最佳詮釋,也充分傳達法拉利的價值和哲學。

綜上所述,色彩在整個設計過程中至關重要,能引發消費者高度的興趣,對產品和公司具有象徵意義,甚至能反映出文化上的變遷。

文: 紅點主席 Prof. Dr. Peter Zec  | 2020-11-13 本文同步刊載於經濟日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