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科技與生活的共進:義肢

2014年,跳遠選手馬庫斯・雷姆 ( Markus Rehm ) 在德國錦標賽跳出 8.24公尺成績,一舉奪下金牌。他在十四歲時失去了右腿膝蓋以下部分,自此開始使用義肢。同樣在 2014年時,他戴上一組以碳纖維製作的義肢,在德國錦標賽中挑戰非身心障礙者的運動員並獲得勝利,在德國引起一陣熱烈討論:在義肢輔助下完成的跳遠動作,是否等同於透過天生的踝關節完成的跳躍動作?激辯所得出的結論是:雷姆依然可以繼續和非身心障礙的運動員在運動場上一較高低,但成績必須分開計算;關於殘障或競爭優勢的辯論著實展現出現代化義肢的力量,高科技開創的奇蹟。

機械科技與生活的共進:義肢

「品牌」的重要性 Why brands matter

品牌在商業與行銷決策上所扮演的角色愈來愈吃重。因此,2019年起,紅點傳達設計獎正式更名為「紅點品牌暨傳達設計獎」,於當年 3月至 6月,受理以各種不同管道成功塑造一致形象的品牌參賽者;結果,許多國際品牌對此調整,給予高度評價。

品牌的重要性為何與日俱增?容我用一個簡單但意義重大的例子來說明:過去幾年,我注意到許多年輕人會穿上印有大大品牌標誌的 T恤,他們想用大品牌的名字來妝點自己,這和 90年代末期一項國際運動的預期恰恰相反──當時對大廠牌的全球影響力是悲觀的。這些 T恤本身沒有什麼不同,都是經典的 T恤版型、棉質布料、通常只採用黑白兩色;最大的差異是 T恤上的品牌標誌,與其所傳達的品牌價值。例如,某些廠牌傳達的是奢華與獨一無二的形象,有的則傳達丹寧文化的精華,或是活力健美的象徵。想當然爾,並非每一位穿上這種 T恤的消費者,都對品牌歷史與價值知之甚詳,在這種前提之下,透過品牌標誌傳達一致的品牌形象就顯得格外重要,無論在街頭或是在社群媒體上,都要一致。

「品牌」的重要性 Why brands matter

科技與美學的極致表現:法拉利超跑

我熱愛跑車,結合科技與創新的特質。除了具有影響力的德國和英國車廠——保時捷和奧斯丁之外,義大利車廠在跑車領域的廠牌愛快羅密歐、法拉利、藍寶堅尼或瑪莎拉蒂,皆為車界豎立設計新標準,在汽車產業和工程歷史上亦占有一席之地;結合科技與美學,打造奢華跑車將汽車設計提升到工業設計領域中的最高境界。特別是在 1950年代與 1970年代上市、極具影響力的車款,當時汽車產業所承諾的未來,已經超越現在。跑車就是在這個時期被塑造成自由、駕馭樂趣的象徵,這個形象直至今日都適用。

科技與美學的極致表現:法拉利超跑

設計 「碳」的各種創新樣貌

我數次以設計專家的身分講述、撰文關於材料對設計程序的重要性,唯有創新材料和生產製作工藝相輔益成,才能將創意轉化為優質產品。材料,本身就足以賦予設計師巨大的創新動力。

就我個人觀察,碳是愈來愈常遇見的材料之一,因為它特性是高強度,重量卻極輕。舉例來說,碳材料和鋁同級材料相比,重量少了25%,卻擁有相同的強度和耐久性。碳材料具備其他素材無法比擬的特質,為輕量化結構不可或缺的材料,例如飛機、汽車或自行車。德國廠商 AutoGyro 出品的 MTOspoart 自轉旋翼機,目前正在德國埃森的紅點設計博物館展出,確實是吸睛的展覽品。自轉旋翼機利用自轉旋翼的無動力自動旋轉動作產生空氣浮力,創造彷若飄浮在空氣中的新奇經驗。新結構和碳纖維材料應用於模組化機體外殼,自轉旋翼機重量極輕,僅介於 245 到 295 公斤之間。

設計 「碳」的各種創新樣貌

2020紅點品牌暨傳達設計大獎揭曉,台獲6件紅點最佳設計獎!空間傳達組大豐收!

2020紅點品牌暨傳達設計大獎 (Red Dot Award: Brands & Communication Design) 結果揭曉,台灣獲 6 件紅點最佳設計獎 (Red Dot: Best of the Best) 及158 件紅點獎 (Red Dot: Winner) ,整體表現不俗 !

6 件最佳設計獎包含職業組 4 件、新秀組 2 件;158 件紅點獎中,157 件為傳達設計類 (”Communication Design” Section) 作品,品牌類 (”Brands” Section) 僅由台灣鎖件品牌 ULAC 獲得一座紅點獎 (產業別:戶外),這是台灣累計第 2 座品牌類獎項。

2020紅點品牌暨傳達設計大獎揭曉,台獲6件紅點最佳設計獎!空間傳達組大豐收!

危機時期的溝通傳達設計

2020 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對世界各國的政治、經濟、社會都產生長期影響。就我在德國所知,台灣由於對疫情做出快速應變措施,因此大眾的生活沒有太多改變,歐洲則因為實施保持社交距離的規定,大眾生活幾乎停擺,只有特定情況下,才得以接觸系統性的重要設施。此舉影響數百萬人的日常生活,企業也面臨前所未見的嚴峻挑戰,影響了生產和溝通。許多企業領導人對自己提出正確的問題:危機時如何做最好的溝通? 目標族群已經改變了需求、改變了採購行為,只專注在重要商品上,因此部分商品的需求量下降,廣告預算也隨之調降。

危機時期的溝通傳達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