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永真:別帶著安全感做設計,要掌握容易被看見的符號

從2003年開始跨足設計第一張唱片開始,這些年,聶永真在平面設計與視覺藝術裡的大膽創新,不僅掀起潮流話題,更屢獲國內外重要獎項,儼然成為傳達設計領域裡的一個重要品牌。

那麼,回顧過去這十年來台灣在傳達設計上的風起雲湧,無論是自己操刀引領潮流,或是擔任各重要獎項的評審,聶永真的感覺是:「傳達設計在台灣有明確的改朝換代了」。

他指出,當他還是設計系的學生時,在傳達設計領域裡主導的業界設計師,幾乎也是在台上教書且大家都耳熟能詳的資深前輩設計師,這個現象,即使在他畢業後的5到10年之間也未有多大改變。

然而,這些年,拜網路之賜,年輕一代設計師可以很快在短時間內從網路獲取全球資訊並加以複製練習,「我們都知道,很多學習都是從複製開始,領悟後再產生化學變化;這十年間已經很少看到上一輩的設計風格,都是看到這一代新的設計師作品,這是很棒的!因為一個成熟的市場機制,步調應該要很快。」聶永真說。

「台灣參賽作品呈現的就是主流品味,就是要來拿獎的,卻少了一點敢衝撞主流品味的精神。」

新一代設計師在台灣盡情揮灑創意,也引起了日本文化界的注意;前不久,聶永真到東京大學擔任講座貴賓時,現場一位日本教授就向他表示,他們注意到台灣這十年來在設計上非常有活力,尤其是在平面設計上屢有驚豔之作,讓他們非常羨慕。

當時聶永真非常驚訝,畢竟日本設計一直是領域裡的佼佼者,也是大家取經的對象;但對方解釋,或許是受到過去十幾年日本經濟下滑影響,加上企業環境轉變,雖然設計的品質依舊成熟,態度卻趨向保守,設計師盡量都在安全範圍內做設計,沒有像以前那麼敢玩創意,而鄰近的台灣反而開始勇於衝撞嘗試。

正是因為過去這十年間的活力,讓傳達設計在島內激盪出各式各樣火花,讓聶永真在2013年受邀擔任德國紅點評審團的台灣代表時,看到來自台灣參賽者的作品,反而感到有些失望。

「每件作品都很完整成熟,但是卻很安全,少了那麼一點酷。」聶永真回憶,台灣參賽者作品呈現的就是主流品味,就是要來拿獎的,卻少了一點敢衝撞主流品味的精神;聶永真反而在另一組韓國設計師做的海報上看到令人驚豔的活力。「那組海報做非常誇張又夠酷,我們所有評審都站在海報前面看了許久,因為它跟其他作品很不一樣,有很多瑣碎與瘋狂的元素在裡面,風格也是前所未有,除了做到與觀者溝通外,也會讓人想收藏。」聶永真說。

換言之,就是原創性十足,而原創性,是評審非常珍視的特質。這些年,台灣設計系學生與業界設計師累積了許多參與國際各大重要獎項的經驗;聶永真的觀察是,這些國際獎項因為歷史已久,選出很多典範作品。參賽者也開始懂得投其所好,知道提供怎樣的作品勝算較大,結果,作品變得很安全;聶永真卻期待,既然這十年來台灣在傳達設計上已經展現活力,很多業界設計師也都拋開上一輩的枷鎖,大膽創新,那麼參賽者不妨鼓勵自己瘋一點,探索設計更多的可能。

4 EMOTIONS EYE (before)
2013紅點傳達設計大獎「紅點最佳設計獎(Best of the Best)」:4 EMOTIONS’ EYE。由韓國601bisang設計公司為南首爾大學的Galley Iang設計一系列展覽海報,四張海報分別代表:喜、怒、哀、樂四種人類情感,展覽概念「眼睛是宇宙」透過一系列線條與變形方塊的「宇宙之浪」,傳達這些情感都是「微妙的生命」,而人類只是微小的存在其中。
4 EMOTIONS EYE (after)
2013紅點傳達設計大獎「紅點最佳設計獎(Best of the Best)」:4 EMOTIONS’ EYE。為了延伸這個情感,在海報背景中使用了磷光顏料,當外界環境變暗,海報就會開始發光,讓這種活力在黑暗中變得更加明顯。

「設計不是漂亮就好,而是每件事都要想後續發酵如何?是否可以被擴大傳播?」

從不打安全牌的聶永真,即使成名後,也一再跳出既有框架,不斷挑戰視覺設計上的各種可能性。

WTY-17-0001從唱片到出版,從太陽花學運到總統大選,純設計時,玩再瘋的創意,大家只會讚嘆他的大膽與創新;牽涉到替政治人物設計後,卻引來網路鍵盤專家瘋狂地韃伐,但是聶永真在設計上卻始終堅持自己的想法,從來不因此退回安全區;事實上,聶永真非常懂得掌握視覺傳達的力量,在別人看似感性的背後,他卻是非常的理性去設計,他說:「如果一開始我覺得是錯的方向,我就不會讓作品出來。」

以總統就職紀念郵票的設計來說,很多人都批評聶永真設計得很幼稚,怎麼會將總統就職這麼正式的紀念,卻用簡單的幾何線條,以可愛取代嚴肅正經的形象?

「以我們的能力,設計一個很漂亮的郵票有什麼難的?但是只是讓大家喊一聲:『哇!好漂亮喔!』,然後就這樣結束了嗎?」對於多次獲得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與拿下國際諸多設計大獎的聶永真,自然是輕而易舉;但是在視覺傳達的思考上,他的著眼點絕不是只停留在好看的設計而已,物件本身透過設計能夠傳達出怎樣的力量?產生如何的效應?才是他設計的真正目的。

總統就職郵票為什麼要打破傳統設計思維?聶永真解釋,就是希望當外國人看到這麼可愛的郵票時,會驚訝尖叫,軟化大眾對最高領導人的權威感;追根究柢,重點還在於觀者看了設計之後,能感受到設計者的傳達意涵,進而將這個意涵透過傳播擴大出去,透過設計傳遞親民的語彙,讓大家領悟到,連上位者都能以開放的思維,尊重設計者的專業。

聶永真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話:「漂亮的設計不一定會被傳播,有一點爭議的設計是可以被擴大與傳播的,尤其是當爭議比漂亮更重要時;同樣地,安全的設計很容易被遺忘,而不安全的設計就會在那個節點上很容易被記起來了。」

「設計者要懂得掌握怎樣的符號才會被看見,才能吸引大家的注意。」

WTY-17-0019在傳達設計這個領域,聶永真認為,一個設計師不能只是思考創意而已,還要找出自己的獨特性。

很多人都知道聶永真在設計上善用中文字符號,更是一個文案高手。他對中文字的敏銳度,來自於從學生時期就開始培養;雖然沒有耐心閱讀長篇文字,卻大量閱讀散文與詩詞,從這些短篇文字中發掘設計符號,尤其是當代散文。他解釋:「裡面可以看到很多傳遞當代文化與社會脈絡的符號,這些都是做視覺傳達的人需要具備的敏銳度。為什麼會釋放這些符號?如何掌握這些當代符號?才能被看見或吸引大家往那個方向產生期待與認同。」他舉例如統一左岸咖啡館20年前甫建立品牌時所操作的廣告campaign,就是善用巴黎左岸、咖啡與閱讀這些情境符碼來吸引消費者,創造了一個美麗的境界。

其實,對設計師而言,英文字是全球語言,更容易做變化,但是他說:「只要你想到大家都在做同樣的事,即使你會做也沒什麼了不起,不如在你感興趣的地方從一開始就做到專精,別人反而不易取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