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錶大師的奢華創意

德國某一金融機構曾在 1990年代採用「我住的房子、我開的車、我的遊艇」作為廣告行銷標語,廣告內容是,有兩位男士在碰面後不斷和對方比拚自己的財產。那隻廣告暗示著對奢侈品所抱持的某種態度:惹人欽羨和炫耀。當時代的人們毫不遮掩自己擁有多少財產、自己能負擔得起多貴的商品,這種對奢侈品的看法曾經主導西方諸國很長一段時間,但自 2007、2008年爆發金融危機以來,情況開始改變。

不論是奢華豪邸、豪華轎車、藝術品、珠寶或昂貴的華服——現代人的財務管理態度都變得比以前保守,炫富不再是眾人關注的焦點,然而,這並不表示奢侈品從此消聲匿跡,以下數據甚至指出與此完全相反的事實:自 2005年到 2015年,全球奢侈品市場從 1470億歐元的規模成長到 2530億歐元。

在現代社會中,奢華這個概念並不等同於炫富,而是在使用一項高檔產品時的非凡體驗,設計上別具心裁的產品,以簡潔的功能性、最佳的使用便利性,讓使用者深感信賴,也大大提升使用者的生活品質。即使身在一個科技創新、越來越數位化的時代中,簡潔俐落、剃除冗餘只保留精要特點的設計原則變得格外重要。產品經過大幅簡化之後,將最新科技與重要的設計形式相融合,使用者能輕鬆操作任何裝置,不需要了解背後複雜的技術,這真是無無比奢侈的享受。

現代生活中對「奢侈」的定義除了極度的舒適之外,也包含產品對購買者提供以情感為訴求的價值,讓購買者感受到無與倫比的個人化體驗,高品質的產品更能提供消費者這樣的體驗。

以手錶為例,我個人對製錶產業有很深的情感,計時產品讓我為之著迷,這也是我開始收藏手錶的原因。手錶是材料與科技、傳統與未來相互交織而成的精湛演出,這也是我非常開心能將首度設立的紅點名人獎( Red Dot:Personality Prize )頒發給 Jean-Claude Biver。這位製錶大師以創意和極富想像力的設計概念,在業界具有無人能出其右、長久深遠的影響力,他為寶珀錶( Blancpain )、宇舶錶( Hublot )、泰格豪雅錶( Tag Heuer )整個品牌改頭換面的靈感,也成功帶領鐘錶市場走向另一個全新的階段。

在他帶領之下打造的手錶,屢次獲得紅點設計大獎:品牌設計獎項評審的青睞,其中包含我在內,例如泰格豪雅 Connected Watch Modular 45 Luxury Kit智能腕表奢華套組,這款奢華的智慧手錶搭載陀飛,在 2018年獲得紅點最佳設計獎。Jean-Claude Biver 總共成功帶領五個鐘錶品牌在國際上獲得熱烈迴響,也因此打造出對品質的有著無與倫比堅持的品牌;他創造的是純粹的奢華饗宴。我非常期待在 2020年 6月 22日於德國埃森舉辦的紅點盛會上,親手將獎項交到他手中。

紅點主席 與 Jean-Claude Biver 合影。

文:紅點主席 Prof. Dr. Peter Zec |2020-05-07 本文同步刊載於經濟日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